尴尬的美洲峰会:美国殖民主义的“墓碑”

  【中国网评】尴尬的美洲峰会:美国殖民主义的“墓碑”

  中国网评论员 乐水

  为期三天的第九届美洲峰会于6月10日尴尬落幕。作为本次峰会的主办国,美国特地将会议地点选在拉美族裔集中的洛杉矶。然而,由于美国政府以所谓“民主问题”为由,拒绝邀请古巴、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三国领导人参会,导致本届美洲峰会广受批评。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在会前就宣布拒绝出席,并公开谴责美国:“如果不是美洲所有国家都出席,就不能叫美洲峰会。就算有这么一场峰会,那也将是延续干涉主义的旧政治。”墨西哥是美国的近邻和重要的贸易伙伴,墨西哥总统的缺席,无疑对其他美洲国家形成了示范效应。“美洲玻利瓦尔联盟”10国也在会前发表共同声明,一致谴责美国出于意识形态和政治动机举办美洲峰会。拉美国家的联合抵制,让本届美洲峰会成为自创办以来参会领导人最少的一届。

  美洲峰会源自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提出的“美洲倡议”计划,其主要内容是倡导建立一个覆盖整个美洲的自由贸易区。1994年,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召开了首届美洲峰会。然而,由于美国常以“民主、人权、安全”等意识形态话题冲淡经济合作议题,并无视拉美国家摆脱贫困、降低失业率等迫切的民生诉求,导致美国画下的美洲自贸区“大饼”始终无法落到实处。其中很多计划即使提出,最终也只是停留在纸面上。拜登政府推出的40亿美元的中美洲援助方案就一直卡在国会参议院没有下文。与之相应的是,美国近年来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持续下滑。2021年初,拉美地区民众给华盛顿打出的平均信任分仅有53分。以至于美国《外交杂志》认为,今年的美洲峰会很可能会成为美国在拉美地区影响力的一座“墓碑”。

  拉美地区一向被美国视为传统的“势力范围”或自家“后院”。美国在该地区长期保持着政治、经济和军事影响力。然而在美国霸权主义长期笼罩下,拉美国家追求民族独立和实现联合自强的意识逐渐觉醒。进入21世纪之后,随着拉美各国经济的蓬勃发展,拉美地区一体化进程快速推进。美洲玻利瓦尔联盟、南美国家联盟和太平洋联盟等拉美新兴经济组织相继成立,与安第斯集团、南方共同市场等传统机制一道,共同推动拉美一体化发展。在2011年底,涵盖所有31个拉美国家、并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的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正式成立,这标志着拉美地区团结互助、实现真正一体化的进程迈入新纪元。拉美国家通过联合自强的政治意愿,逐渐淡化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,摆脱了所谓“美国后院”的从属地位,并且勇于向美国霸权主义说“不”。

  近年来,左翼潮流在拉美政坛上的兴起,给了拉美国家向美国说“不”的底气。2018年,墨西哥左翼率先崛起,左翼政党总统候选人洛佩斯以显著优势赢得了选举;随后,阿根廷和玻利维亚的左翼政党候选人相继在2019年和2020年赢得总统大选;2021年,秘鲁、洪都拉斯、智利等拉美国家的总统选举中也刮起了左翼旋风。另外,当前民调显示,巴西左翼政党领袖卢拉有望在今年总统大选中以较大优势获胜。拉美左翼政党具有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传统,抱有追求国家独立自主、联合自强的强烈愿望,与渴望实现“拉美人的拉美”的伟大梦想。当美国利用本届美洲峰会再次对拉美国家指手画脚时,拉美国家在反对霸权主义的立场上展现出空前的团结。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在会前公开对美国发出警告:“拉美必须团结起来,告诉美国一句话:停下来,这是我们的大陆!”尼加拉瓜左翼总统奥尔特加更是直言不讳地谴责美洲峰会:“没有必要称它为美洲峰会,它只不过是帝国招呼后院国家过来,以便对它们发号施令”。

  希望美国能从本届美洲峰会所受到的冷遇中吸取应有的教训,学习倾听多数国家的合理关切和正义呼声。拉美国家联合自强意识的觉醒,已向美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: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美国应当摈弃所谓“势力范围”的强权政治逻辑,跳出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冷战思维窠臼,给予世界上其他国家以应有的尊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