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篮球队:逝者永生,爱在延续

  新华社长沙7月28日电(记者帅才、黄凯莹、姚羽)2017年4月27日,热爱篮球的少年叶沙因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离世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6岁。突如其来的噩耗令其父母悲痛欲绝。在儿子生命最后一刻,他们决定捐献出儿子的器官,叶沙的心脏、肺脏、肝脏、两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,捐献给了7个急需器官移植的病人,让他们重获新生……

  最近,“一个人的球队”中的成员周斌不幸去世,临终前,他也选择捐献眼角膜,将大爱延续下去。

“一个人的篮球队”

  “叶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,拯救生命。我要帮儿子实现梦想。”叶沙爸爸说。

  于是,叶沙的爸爸妈妈和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孟风雨见面,并签署了人体器官捐献文件。器官捐献的“双盲”原则让受捐者们不能同叶沙的父母联系,但他们设法了解到了一些捐献者的事情,如叶沙喜欢打篮球。为了延续叶沙的篮球梦,受捐者刘福、颜晶、黄山、胡伟、周斌决定让叶沙以另一种方式“留在”这个世间。于是,他们组成了一支篮球队,取名为“叶沙”。

  在2019年的WCBA全明星正赛上,一支名叫“叶沙”的业余球队获得了两分钟比赛时间。五位球员,三位大叔、一位小伙和一位女孩,他们说,他们只是一个人——“叶沙”。

  当比赛进入中场休息时,五位穿着红色队服的叶沙队球员进入赛场,他们的球服上印有编号和所接受器官的图案。根据器官捐献的“双盲原则”,捐献者家庭和受捐者不能互相知晓对方信息。这样做既是防止器官买卖,也是为避免双方受到压力或者骚扰。所以这五位受捐者用的是化名。

  “我是叶沙,叶沙的肺。”刘福说。

  “我是叶沙,叶沙的眼睛。”颜晶说。

  “我是叶沙,叶沙的眼睛。”黄山说。

  “我是叶沙,叶沙的肾。”胡伟说。

  “我是叶沙,叶沙的肝。我们就是叶沙,我们是一个人。”周斌说。

  看到“一个人的篮球队”的比赛,叶沙爸爸说“非常安慰”,自从儿子去世以后,他的泪点变得很低,常常陷入思念中。“当我看到他们在球场上奔跑时,我的儿子似乎还在身边。看到叶沙拯救的生命,我感到高兴。”叶沙爸爸说。

大爱延续

  “我希望叶沙帮助的人都好。”这是叶沙爸爸和妈妈朴素的心愿。而叶沙爸爸妈妈的善举也深深影响到受捐者。

  周斌于2017年4月27日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,后来一直努力康复。“我会好好照顾‘叶沙’的肝。只要我能帮助别人,将来我也愿意捐献我所有的器官。”周斌说。

  2018年。周斌完成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,成为一名人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。他的家人对此非常支持,因为他们对等待器官移植的不易与煎熬深有体会。

  从器官移植的受捐者到人体器官捐献登记志愿者,周斌曾说:“是叶沙救了我,使我的生命得到了延续,我想身后把我所有的器官都捐出来,如果医学上能用到,就用在医学上,如果眼角膜能够给需要眼角膜的患者,就给他们用!”

  和病魔抗争的路上,周斌没有妥协过。然而让人惋惜的是,2021年4月,周斌出现频繁的身体疲乏感,后来到医院检查发现肝癌复发,尽管他顽强地与病魔抗争,但由于病情太重,周斌于2022年6月13日不幸离世。

  按照周斌的遗愿,家人签署了《人体器官捐献亲属确认登记表》。桂林市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唐小荣说,根据周斌的遗愿,他的两枚眼角膜已经成功移植给两名眼疾患者,让他们重见光明。

温暖人间

  “逝者永生,爱一直在延续。叶沙和周斌与死神抗争过,也传递了大爱,他们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……”孟风雨说。

  如今,叶沙妈妈在社区和邻居的支持下,开了一家规模不大却十分温暖的烘焙店,她会做烧卖、粽子、包点,这些是儿子喜欢的味道。

  每天早上,叶沙妈妈都会在小厨房里忙碌起来,她最喜欢做的是一个个小巧的烧卖。她说:“儿子小时候,我经常给他包烧卖吃,他也会包。以前包给儿子吃,现在包给街坊邻里吃。”

  为了帮助叶沙爸爸妈妈,邻居们组成了志愿者队伍,每天陪着叶沙妈妈做香喷喷的包点。家里人来人往,叶沙妈妈的厨房里热气腾腾,她感觉“家又像家了”。

  “他们一家人的爱心感染了我们,我们也要用温暖和爱包围他们。”叶妈妈的朋友王宏霞说。